花博LOGO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 首頁

  • 花博簡介
  • 石虎生態保育
  • 內容

石虎生態保育

發表時間 2016/10/10 21:30
更新時間 2018/11/16 15:23
閱讀人數 29947

石虎保育教材

學名:Prionailurus bengalensis

中名:石虎、山貓、金錢貓、華南豹貓

英名:Leopard cat

分類:食肉目 (CARNIVORA) 貓科 (Felidae) 豹貓屬

石虎臉部特寫

石虎臉部特寫

石虎的形態特徵
石虎背部

石虎背部

石虎(Prionailurus bengalensis)也稱為豹貓,英文名為 leopard cat,因身體有像豹一樣美麗的花紋得名;又因身上斑點花紋類似錢幣,也被稱為「金錢貓」,也有人稱它為山貓。石虎體型大小與家貓相仿,頭體長55~68公分,尾長27~32公分,體重約3~6公斤,與家貓相較之下,石虎吻部短、耳朵圓,體色為灰褐色到黃褐色,身體、四肢和尾部都有棕黑色斑點,尾部較為粗短蓬鬆,尤其眼窩內側到額頭的兩條白色縱帶條紋極為明顯,耳後則有明顯白色斑塊。夜間視力佳、聽覺敏銳、犬齒發達,齒式:3/3,1/1,3/2,1/1= 30。

石虎的生態習性

石虎於生態系食物鏈中屬於頂層的消費者,影響生態系之穩定平衡和生物多樣性,有極重要的生態與保育價值。然而,在台灣針對石虎的科學調查研究,於近10多年才逐漸展開。至於石虎的分布或出現紀錄,雖然早在清朝的古籍就有記載,但都僅提及名稱、形態或利用,以符合現代生物學分類方法,所從事的台灣哺乳動物學研究則始於1862年英人Robert Swinhoe的"On the mammals of the island of Formosa"一文(李玲玲和林良恭1992)。1895年起的日治時期,也有一些關於台灣哺乳動物的標本收集和紀錄,此時期關於石虎的紀錄大致包含形態特徵、形值測量、生態習性和行為的描述,然而,紀錄相當有限。即使1970年末期,開始有野生動物學者進行哺乳動物研究,初期仍以嚙齒類動物生態、行為、危害和防治為主,之後中大型哺乳動物研究逐漸增多,而有關石虎的調查僅限於地區性的動物相調查中有石虎出現紀錄(王鑫等1987,王鑫等1988,林曜松等1989,王穎等1998)。1998年開始,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裴家騏教授與陳美汀研究員開始於南部淺山地區調查石虎,發現石虎於南部地區可能已區域性滅絕,自此,也開始有專門針對貓科動物,包括石虎的分布調查。

石虎

石虎

闊葉樹林-石虎棲地

闊葉樹林-石虎棲地

2005-2008年,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在農委會林務局的委託下,進行新竹和苗栗淺山地區的食肉目動物研究,石虎是研究的重點動物,不僅利用自動相機設備在新竹、苗栗的淺山地區調查石虎的分布情況,同時也利用無線電追蹤設備研究石虎的各種野外生態習性。研究結果顯示石虎棲息的環境以草生地、農墾地和森林所鑲嵌的環境為主(裴家騏和陳美汀2008)。石虎為獨居性動物,只有在繁殖季節才會與其他石虎有短暫接觸。在台灣,石虎應該是全年都可繁殖,但是冬末春初是生產的高峰期。在交配、生產過後,雄性與雌性石虎就分道揚鑣,由雌性石虎獨立擔起育幼的重任。雖然如此,一隻石虎的活動範圍內仍會有其他的石虎存在,通常牠們會藉由身上的腺體和尿液,在樹幹上留下自己的氣味,尤其,經常在稜線高點的林下平坦開闊處留下排遺,這樣就可以讓其他石虎知道自己的存在,或避免直接衝突,或尋找交配對象。雌性石虎每胎可生1-3隻幼仔,平均每胎約2隻,小石虎約5-6個月大會離開媽媽開始獨立生存。

儘管石虎的體型不大,但無線電追蹤的結果發現,相較於其他體型相當的食肉目動物,如麝香貓和食蟹獴,石虎的活動範圍確實相對大了許多,雄性石虎的活動範圍可達6~9平方公里,雌性石虎的活動範圍較小,至少為2平方公里,這類大活動範圍的物種,尤其容易受到棲息地切割的衝擊而減少數量(陳美汀 2015)。石虎主要在夜間活動,尤其是晨昏為活動高峰,偶爾會在白天活動;石虎活動範圍的棲地以林地為主,也會利用鄰近林地的草生地和農墾地 (陳美汀 2015)。石虎主要捕食的物種為林地、草生地甚至農墾地的鼠類,包含刺鼠、小黃腹鼠、家鼷鼠、田鼷鼠、赤背條鼠等等,台灣野兔、赤腹松鼠和鼩鼱等也是其捕食的小型哺乳動物。除了哺乳動物外,鳥類、爬蟲類(如蜥蜴和蛇)和昆蟲也是它的食物來源(莊琬琪 2012),因此,石虎是淺山生態系食物鏈頂端的掠食者,同時也是關係著淺山生態系健全與否的關鍵物種。尤其,石虎在這個生態系裡扮演著控制鼠類數量的重要角色;在今日,無論是鼠類對人類農作物所造成的損失,或是其所傳播的疾病對人類健康的威脅,都顯示人們應該重視大自然所賦予石虎的生態功能及其重要性。

東勢區紅外線相機拍攝之石虎照片

東勢區紅外線相機拍攝之石虎照片

石虎的分布與族群現況
石虎的分布地區

石虎的分布地區

相對於廣泛的分布範圍,各國有關石虎的族群狀況和研究並不多,由相當有限的文獻得知,在泰國石虎仍相當普遍分布(Lekagul and McNeely 1977),而孟加拉的石虎族群正逐漸減少(Khan 1985),在印度石虎也逐漸減少並處於”vulnerable”的狀況(Panwar 1984),中俄邊境阿穆爾河(黑龍江)流域原本就極為有限的石虎族群更可能面臨滅絕(Heptner and Sludskii 1992)。在日本已進行較為長期的族群調查評估目前於西表島的亞種-西表山貓(Iriomote cat),僅有大約100隻的族群量,而於對馬島的亞種-對馬山貓(Tsushima leopard cat),則由1967年的200~300隻的族群量逐漸減少到2005年的83~115隻的族群量,這兩個亞種都被日本政府列為瀕臨絕種物種(Endangered species/subspecies),西表山貓則已列入IUCN Red List的”Endangered subspecies” (Izawa et. al. 2009)。在韓國,石虎被野生動物保護法 (Wildlife Conservation Act)列入”Endangered Species Type II” (Rho 2009)。

台灣石虎為亞洲豹貓的12個亞種之一,早期文獻顯示石虎過去在台灣普遍分布於全島低海拔山區(Kano 1929, 1930, 陳兼善 1956),之後,逐漸減少為只有部分地區常見,但仍然全島性分布(McCullough 1974)。近年記錄更僅只於苗栗縣、台中市、南投縣仍有記錄(裴家騏和陳美汀 2008,姜博仁等 2015, 劉建男等2016),10~20年前仍有石虎記錄的嘉義縣與台南縣已多年不再有任何石虎記錄,顯示此物種的分布範圍逐年縮小,族群日趨危急,根據石虎棲地分布分析估算目前石虎僅存約354–524隻(姜博仁等 2015)。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於1989年將石虎公告為『珍貴稀有』保育類野生動物(第II類),於2008年再將石虎從原先之『珍貴稀有』保育類等級提升為『瀕臨絕種』保育類(第I類)。

專門針對石虎分布與生態習性的調查研究最早是在新竹和苗栗的淺山地區進行,2005年至2008年的研究結果發現,苗栗地區除了最西北靠海的竹南鎮和東側靠山區的南庄鄉、泰安鄉尚未記錄到石虎外,其他鄉鎮均曾經在近10年內有記錄過石虎,且是目前已知的台灣石虎殘存地區中,最為穩定的族群。其中,又以後龍鎮往南經西湖鄉、通霄鎮到苑裡鎮,往東經銅鑼鎮、三義鄉、大湖鄉到卓蘭鎮的淺山地區,為石虎族群目前較常出現的熱點地區,不過,石虎的分布熱區大多於私有土地上,新竹地區則沒有任何出現紀錄(裴家騏和陳美汀 2008)。

自2015年起,嘉義大學和集集特有生物研究中心也在林務局南投林區管理處的支持下,在南投地區進行2年的石虎族群調查。結果顯示石虎在10個鄉鎮市海拔1000公尺以下的67個樣點有拍攝記錄,其中以集集、中寮及周邊區域為主要分布地區 (劉建男等 2016)。

根據目前在台中市轄內完成的部分地區調查結果顯示,台中市的東部淺山區域,最北由后里、東勢、往南經北屯和新社交接區域一直到太平與霧峰的帶狀區域是目前有石虎出現的區域。台中市轄內的石虎族群對於北邊的苗栗石虎族群和南邊的南投石虎族群的族群聯繫和基因交流極為重要,因此,台中市轄區內的石虎分布與棲地現況,甚至棲地的連結度是否能讓石虎個體安全活動以及族群的基因交流,都是台中市的保育行動的重點之一。根據目前的資料顯示,大安溪是苗栗和台中之間的石虎交流廊道(后里到東勢段)可能的阻隔,然而,大安溪的阻隔限制可能僅限於雨季汛期;烏溪則是台中和南投之間的石虎交流廊道(霧峰段)的可能阻隔,此阻隔可能也僅限於雨季汛期。而台中市轄區內,后里區到石岡區、豐原區的大甲溪所造成的阻隔以及豐原往東勢的臺三線道路所造成的阻隔,以及豐原、石岡區破碎林地和自然棲地的不連續性,反而是石虎潛在廊道更大的瓶頸,也正是台中市在石虎棲地保育上要努力解決的問題。

石虎面臨的威脅

由於,石虎的棲息環境主要是人為活動頻繁的低海拔山區及丘陵地(即淺山地區),多屬私有土地,近年土地開發、農業開墾、放牧與森林砍伐、道路開闢等人為干擾情況極為嚴重,不但導致適合的棲息環境持續縮減與破碎化,也造成可利用的棲地品質降低,或土地變遷過於頻繁和缺乏遠離人類干擾的環境等,棲息於此類環境的石虎,正面臨諸多威脅。

慣行農業造成的棲息地品質下降和生命威脅,也是普遍、廣泛存在的,其中,農藥、除草劑、殺蟲劑,甚至滅鼠藥的使用,目前雖無研究直接估計它們對石虎族群的影響,但是,老鼠數量減少或其體內殘留的毒物所造成的生物累積,都一定會直接或間接影響石虎的生存。近期對6隻路死石虎個體的毒物檢測結果,發現牠們的肝臟中都有低濃度的毒鼠藥殘留,而其中5隻的胃內含物還檢出相當量的農藥(陳貞志 未發表資料、裴家騏 未發表資料)。

其次,人虎衝突防治所發生的捕獵和毒殺和特定市場需求所產生的捕獵,則在部分地區時有所聞。由於淺山地區居民多有圈養家禽的習慣,而當地也有許多不同規模的放山雞飼養場,許多民眾經歷過或認為食肉目動物(尤其石虎)會入侵雞舍、掠食家禽,造成經濟上的損失,因此,多數居民視石虎為有害動物。在苗栗高密度石虎區域的研究發現,每年可能有高達2-3%的農戶會報復性的移除(毒殺、捕殺)在周邊活動的石虎(St. John et al. 2015),估計每年因此而死亡的石虎可能有數十隻甚至上百隻,顯示石虎的社會棲地(social habitat)品質並不佳。

石虎母子

石虎母子

兩隻小石虎

兩隻小石虎

另外,道路致死則是目前已知造成石虎立即死亡的主因之一。事實上,寬度超過5公尺的鄉間平面道路(亦即產業道路以上的鄉道、縣道和省道等類型的平面道路)對石虎就會造成移動障礙,甚至造成路死案件(Chen at al. 2016)。由於道路會妨礙動物的播遷(dispersal)、遷徙(migration),尤其對於石虎這類族群數量較低、活動範圍較大、或需要多種棲地類型的物種影響更大,通常這類動物由於對於棲地大小和型態的需求,導致在道路切割的破碎化地景結構中,需要更常穿越道路,而有更高的死亡率。道路的興建與拓寬不僅減少石虎可利用的棲地面積,也破壞石虎的棲地完整性,更容易造成此瀕危物種的滅絕。同時,道路也會引入更多的人為活動,對石虎也造成各種程度的干擾或衝擊,如帶來各種污染、噪音、寵物、外來種、甚至帶來更多的人類,對其族群造成棲地劣化、疾病傳染、競爭、甚至被捕食等各方面的影響。

最後,目前石虎所面臨的威脅還包括家犬、家貓(包含流浪犬、貓和野化犬、貓)所帶來的食物競爭、掠食和疾病傳染。國外許多研究顯示貓的獵捕行為對於當地野生動物有極大的威脅,也直接與食性相似的原生掠食者產生資源競爭。目前台灣對此方面的研究較為缺乏,針對屏東淺山地區放養家貓獵捕野生動物的研究發現,其主要的獵物為小型哺乳動物,其次為鳥類、爬蟲類和昆蟲;苗栗通霄地區的研究則發現家貓主要捕食昆蟲,其次是小型哺乳動物和鳥類。由此可知,淺山地區的家貓在食性上與石虎有所重疊,因此,對於石虎的生存有潛在的威脅,尤其,在小型哺乳動物較缺乏的棲地或季節。疾病方面,研究顯示苗栗地區的野生食肉目動物曾經感染犬瘟熱的機率極高,其中,石虎陽性率高達77.8%。犬瘟熱病毒幾乎可以感染所有食肉目物種,並會引起非常嚴重的致死性疾病,至於感染野生動物的犬瘟熱病毒,則最有可能是來自於當地的家犬。由於家貓和家犬和石虎同為食肉目動物,因此,這兩種外來物種對於當地的石虎和其他食肉目動物都有疾病傳染的威脅。

根據目前的田野調查和相關研究結果,石虎面臨的威脅依其嚴重性和對族群的影響程度分別為:

1.人為開發所產生的棲息地減少與破碎化;

2.慣行農業使用的農藥與毒藥造成的死亡及棲息地品質下降;

3.人虎衝突防治所發生的捕獵和毒殺;

4.道路造成的障礙及路死

5.市場需求所產生的商業性非法捕獵;

6.犬、貓等外來種可能引起的獵殺、疾病傳染和潛在的食物及資源競爭。

7.居民普遍認為妨礙地方發展,不喜歡石虎,整體社會棲地品質不良。